当前位置:首页 > 历下文史
济南的夏天

发布日期:10-16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历下政协字号:[ ]视力保护色:


戴永夏

 

    不知是有意的遗漏,还是无意的疏忽,文学大师老舍在写了《济南的秋天》和《济南的冬天》后,没有再专写济南的春天和夏天,这给我们留下了不小的遗憾。其实,济南的春夏同样美丽可爱,单就夏天来说,风景也不输秋冬。它的点点滴滴,都可入诗入画。

就说济南的泉吧。因为夏天雨水充足,泉水也特别旺,特别美,特别有生气。每到此时,大泉喷得更猛,小泉跳得更欢,会弹唱的奏出妙音佳曲,能吐珠的吐出珍珠万千……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到处泉水充盈,满城泉光喜人。尤其那被称作“天下第一泉”的趵突泉,三个泉眼喷出的水柱高达数尺,势如奔马,声如雷鸣,日夜喷涌,无休无止。古人所谓“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三尺不消平地雪,四时常吼半天雷”,主要就是指趵突泉夏日的景象。还有一些有名或无名的小泉,此时也特别活跃。它们吸足大地的精气,卯足周身的劲儿,挤出石隙,冒出地面,汩汩地涌着,潺潺地流着,漫过平坦的青石板路,穿行在曲折的小街巷中,与人相依相亲,同喜同乐。它们虽清清浅浅,却也源源不断,用自己鲜活的生命,清纯的气质,营造出“清泉石上流”美好诗境。

再看那湖。夏日的大明湖,真是气象万千,风光无限。此时,湖水更蓝了,岸柳更绿了,荷花更艳了。红荷绿柳交相辉映,构成了湖上的主要风景线。难怪老舍先生说:“大明湖夏日的莲花,城河的绿柳,自然是美好的了。”

大明湖岸边的垂柳,向以多而美著称。当夏天来临时,它们吸足了阳光,储足了能量,浓密的柳叶泛着油绿,苍翠欲滴;长长的柳丝迎风招展,更加坚韧茁壮。翠枝绿叶交织缠绵,层层叠叠,形成一道绿色长廊,紧紧簇拥着一湖碧水。而湖中的莲荷也不甘寂寞,争相在碧波上铺锦叠翠,争奇斗艳。那田田的荷叶撑起绿伞,“接天莲叶无穷碧”;朵朵荷花含笑怒放,“映日荷花别样红”……这时,来湖边赏荷者络绎不绝,而湖上采莲犹引人瞩目。只见那些穿红着绿的采莲女郎,驾着扁舟,唱着歌儿,穿行在碧波上,出没于荷丛中,采下娇艳的荷花,运到湖边叫卖。清代诗人任宏远曾形象地写道:“六月乘凉争采莲,湖中来往女郎船。临行笑折新荷叶,障却斜阳细雨天。”诗中的采莲女是那样活泼可爱。她们兴高采烈地采摘莲花,又机智顽皮地收获欢乐,其采莲情景如诗如画。而古时文人雅士的“采莲”,更是别出心裁。他们常于荷花盛开时节,三五成群地来到湖边,采下碧鲜的荷叶,盛上美酒,刺开莲心,再从空心莲茎的末端轮流啜吸,美其名曰“碧筒饮”。这滋味,清香可口,妙不可言,“酒味杂莲香,香冷胜于水”,味道好极了!于是效法者接踵而来,连大诗人苏东坡也对它情有独钟,到处推广,并在诗写道:”碧碗既作象鼻弯,白酒犹带荷心苦”,对其大加赞美……如今,虽然采莲的情景已难见到,但是观莲赏荷,却越来越成为人们游湖的“最爱”。

   夏天的明湖,充满美感,也饱含诗意,令文人墨客文思遄飞,写出许多咏湖的佳作。“问吾何处避炎蒸,十顷西湖照眼明。鱼戏一篙新浪满,鸟啼千步绿阴成。虹腰隐隐松桥出,首峨峨画舫行。最喜晚凉风月好,紫荷香里听泉声。”(宋·曾巩:《西湖纳凉》)这是曾巩笔下的明湖,多美的避暑胜地!看吧:宽阔的湖面上游鱼嬉戏,浓密的柳荫中鸟啼声声。远处岸边虹桥卧波,近处湖里画舫穿行。凉风阵阵,荷香扑鼻,泉声悦耳……在这样的地方纳凉,是多么惬意的享受!再看湖上泛舟:“千条杨柳数声鸥,一片玻璃一叶舟。闲看鱼儿游镜里,不知人在镜中游。”(清·王允榛:《北湖泛舟》)短短四行佳句,便概括了满湖精华:湖边杨柳如烟,湖上鸥鹭翔集,湖面平明如镜,湖水清澈见底……来此泛舟畅游,恰如销魂仙境,怎能不飘飘欲仙?至于雨中、月下的明湖,更是美得令人心醉:“或黑云堆墨,骤雨翻盆,万荷竟响,跳珠溅玉。然而霁,残霞雌霓起于几席。斜日向晚,湖风生凉,皓月转空,疏星落水,鸳鸯鸂鶒拍拍然不避人也。”(清·:阮元《小沧浪》)在不同的天气条件下,大明湖的景色也瞬息万变:忽而“万荷竟响,跳珠溅玉”;忽而云兴霞蔚,长虹贯天;忽而皓月当空,银辉泻地……大自然的奇妙神功,大明湖的绮丽风采,在作者笔下都得以真实生动地再现。 

   夏天扮靓了济南的泉湖,也同样恩顾着“一城山色”。此时的千佛山,万木竞秀,一派生机勃发景象:那沉稳的松柏在暗暗地生长着新枝嫩叶,更加郁郁葱葱;桃杏脱下艳丽的花衣,披上了崭新的绿袍,用累累果实的红黄,点染着山的风采;那些不喜争春的洋槐虽然花期较晚,却开得恰到好处。当满山绿肥红瘦时,它们却开出满树银花,拢起座座雪塔,用飘香的清纯洁白,粉饰着山的壮美。还有袅娜的垂柳,也随风吐着飞絮,为亮丽的“十里锦屏”,披上淡淡的轻纱……老舍当年曾这样写千佛山:“只有夏天,一切颜色消沉在绿的中间,由地上一直绿到树上浮着的绿山峰,成为以绿为主色的一景。”(老舍:《非正式公园》)大师笔下的山景,美则美矣,但总觉有点儿单调。他若能活到今天,一定会重新挥起如椽的大笔,在浓绿的底色上再添几笔重彩,沉郁的山势上再增加一些灵动,画出一幅更加多彩的千佛山夏日景象。

当然,济南的夏天也有不尽如人意之处。它把大美赐予山泉湖泊,也把高温留给大街小巷。于是,有人常埋怨济南的夏天太热。其实,热也并非全是坏事,热中自有独特的生活乐趣。当闷热难耐时,冬暖夏凉的泉边便是理想的乘凉之地。这时,男人来这里围桌喝茶、聊天;女人来这里做针线、话家常;顽皮的孩子们则无拘无束地跳进泉池中,打闹嬉戏……而人们的餐桌上,夏天的美食也更加丰富。用鲜荷叶做成的荷叶粥、荷叶鱼、荷叶肉等肴馔,风味独特,人见人爱。尤其那别出心裁的“炸荷花瓣”,其色艳丽,其味清香,吃到嘴里,回味无穷,是济南特有的名菜,被老舍称做“济南的典故”……如此多的“济南典故”,如此丰富的夏天恩赐,让外地人艳羡,“羡煞济南山水好”;使当地人自豪,“济南人说胜江南”。这,又何尝不是济南人的福气?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