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下文史
在东荷西柳间行走

发布日期:06-13 访问次数: 字号:[ ]视力保护色:


  在东荷西柳间行走
  荷、柳均为植物学意义上的花木名称。但是,我这里写下的“东荷西柳”,却是建筑学意义上的山东省奥体中心的主体建筑物。它们坐落在济南市历下区燕山新区内的龙洞地区经十路以南、旅游路以北,东、西两条体育路之间,占地八十一公顷,建筑面积三十五万平方米。其中,被称为“东荷”的,是可容纳一万多人的体育馆,与之相对应、被称为“西柳”的,则是可容纳六万多人的体育场,包括各容纳四千人的游泳馆、网球馆。此外,还有五万五千平米的中心平台及辅助设施如此宏伟的设施,既是山东省承办第十届全国运动会的主题场馆,又是集中了省城济南最有特色的人文地理要素的现代化标志性建筑,更是当下人们遣兴游历的一道靓丽风景线。远远望去,那宛如一朵盛开的巨型莲花和由颀长的柳叶造型连缀而成、流淌着垂柳风韵场馆,就像北京城里的鸟巢、水立方,型巨而神飞,质实而灵秀,俨然如碧波荡漾的湖面上升起的仙宫圣殿,让人赏心悦目、意动神摇。
  这让人很自然地想起“三面荷花四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坐标性定位诗句,它就是非济南莫属的建筑。能用一座标志性建筑把一座城市的特色容纳进去,正是设计者的匠心独运。这座奥运场馆,接受和吸纳了济南古城的这些鲜活要素,才有了这座植物学意义上的“东荷西柳”成为建筑学意义上的不朽之作的巧妙构思和大胆实践。而这两者的契合,又从艺术创作与鉴赏的高度,把“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哲学命题演绎的淋漓尽致,为古老的省城济南注入了崭新的艺术元素。
  在“东荷西柳”间行走,是一种陶醉。那是唯心自知的艺术欣赏。看那栩栩如生的荷叶,簇拥着由一个个花瓣连接起来的盛开的荷花,想那阿娜多姿的垂柳,在设计者的裁量下,神来之笔轻轻地一点,空灵点活了神韵,夸张赋予了大气,不知不觉间,植物学意义上的生生不息,暗合了竞技体育中的蓬勃向上。有了这样的感怀,你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走进“东荷西柳”,在看台的任何一个方位坐下来。此时,不管有没有比赛,你都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些或生龙活虎、或千姿百态的比赛场面。然后,把这阳刚美阴柔美充斥其间的场面做一番深思,噢,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在荷与柳的包容之中按部就班地进行,阴阳互动,刚柔相济,是在演绎天地两仪之间的完美结合呢?还是为齐鲁文化中的某些元素做注?带着这样的思考走出场馆,漫步在姹紫嫣红的林荫道上,一举手一投足,你都会被某种蓬勃向上的精神所感染,甚至你还能从这些被浓缩了的济南元素中,看到正在发生着巨大变化的省城那日新月异的身影。
  在“东荷西柳”间行走,恍如进到一个幻境奇妙的梦境。它对于我这个从少年时代就在济南追梦的人,与其说是精神上的圆梦,毋宁说更是一场向着未来不断追梦的寻寻觅觅。四十八年前,十四岁的我离开穷乡僻壤的老家商河县,只身到济南闯天下,虽然没有什么鸿鹄之志,但崇美攀高的本能还是有的。在那“家家泉水、户户垂柳”的大明湖、趵突泉一带,遥望风景秀丽的千佛山,曾生出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遐想与杂感。那是一个秋风萧瑟、万物凋零的季节,乡下已经地净场光,松柏树之外的树们,叶子也几乎全部落光。然而,济南城里大明湖、趵突泉畔的那些垂柳,除了叶子的颜色由墨绿变成淡黄,身影却依旧婀娜,它们和那些举着沉重莲蓬的残荷一起,用收获的姿态做着诠释季节的沟通;辽阔霜天下的清流里,游鱼耀锦,喷珠吐玉,银白色的水泡像从水底冒出的精灵,一串串,一丛丛,把古城特有的风景点缀的活灵活现,让你真的舍不得离去。于是,就在秋风里行走,在大明湖、五龙潭、趵突泉之间的东荷西柳间行走。第一天走,第二天还想走,不为别的,就为那一道亮丽的风景,就为那一份心旷神怡。以至于有一天,太阳已经落山了,我还在大明湖畔做着恋恋不舍得游走。及至夜幕降临,华灯初放,我才惊诧地发现,泉城的夜色竟比白天更耐人寻味,更发人深思。灯影里的大明湖,魔幻般地向人们推出了一个叹为观止的神奇世界:湖水深处,投下了四周明明灭灭的万家灯火,微风一吹,那灯火像宣纸上点染的浓笔重彩,洇湿着向四周扩散,鲜活中带几分飘渺,模糊里显一些夸张。让人不解的是,灯影摇动的时候,那倒影在水中的建筑物的影子,却丝毫不为所动。是天生的矜持给了它们特有的定力,还是澄澈的湖水不忍心摇碎这些劳动者们呕心沥血的既成?被奇妙的景色牵拽着,我走,走在大明湖畔的夜色里,走在东荷西柳的灯影中。那份舒心,那份惬意,让我本能地喟叹:济南真好,泉城真美,如果有一天能到此地生活,真是三生有幸!
  冥冥之中有没有一种相助的力量,我不得而知。但是,若干年后,我的这个奢望变成了现实。上个世纪末期的一九九七年,我如愿以偿地被调入省城济南工作,而且单位就在大明湖南岸不远处的一个院子里。这使我与东荷西柳有了最亲密的接触,也为我行走的夙愿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便利。于是,我走,走大明湖,走趵突泉,走五龙潭。走着走着,时不时地停下来,望那郁郁葱葱的千佛山,望那飘忽不定的蓝天白云。那景色真好,变化真快,昨天某个方位还是一片空场,转眼间矗立起一座高楼;不久前的棚户区,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堪与欧美一些城市比肩的漂亮社区。整个城市像一部百读不厌的大书,让人读了还想读,变着法地从中品出一些大舜躬耕历下的滋味。晚间,在大明湖畔驻足,湖水里的那些灯影,尽管还是摇曳不定,但色彩却越来越艳丽,越来越漂亮。再看拥挤在湖底的那些高大建筑物的身影,已经把水中的那片蓝天,切割的支离破碎,变成许许多多不规则的几何图形……
  于是,我走,走在东荷西柳的甬道上,走在日新月异的梦境里。
  东荷西柳像一把开启智慧大门的钥匙,给人们留下数不清的奇思妙想,激活了人们的创造力。当植物学意义上的东荷西柳在省城济南变成一座巨型的体育场馆时,我深深地爱上了这个为整个城市的精气神注入了新鲜活力的所在。他承载着我几十年来在东荷西柳间行走的一份情感,一种愿望。时下,整个城市越来越美了,住在这里的人们越来越富了,为东荷西柳留下这么一组塑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济南奥体中心,正是顺应了这样的要求,在民族复兴的大船上中挂起的一张帆。在东荷西柳间行走,既有圆梦的满足,更有寻梦的追求。若干年后,东荷西柳会是个什么样子呢?我想,那一定是一个越来越精彩的惊梦。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