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下文史
多情最是泉城柳

发布日期:06-13 访问次数: 字号:[ ]视力保护色:


  多情最是泉城柳
  素有“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之称的泉城济南,实在够幸运的。泉水已让它名满天下,垂柳更使它锦上添花。名泉垂柳,珠联璧合,让它在大千世界占尽风情。难怪人们说,“济南潇洒似江南”呢。    其实,济南人爱柳,并不亚于爱泉。因而柳在济南,有着特殊的地位。由于济南泉水多,“水皮子浅”,很适合垂柳生长;而垂柳又有着高雅的气质和独特的风姿,所以自古以来,济南的土地上便广植垂柳。垂柳得地利之先,人和之便,生长得也特别旺,特别美。    在济南,垂柳的分布非常广泛。泉边湖畔,河岸溪旁,大街小巷,居民庭院,到处都可以看阿娜多姿的垂柳。它们长丝垂地,绿云团团,或蜿蜒成行,或簇拥成片,让济南到处撒满绿意,充满生机。尤其岸柳如烟的大明湖上,柳丝飘展,碧波潋滟,一湖烟水,十里长屏,更是无处不美,无处不好,无处不销魂……    济南的垂柳是美丽的,也是多情的。它仿佛善解人意,懂得人心。当人们正企盼春天到来时,它便悄悄地当起了“送春使者”。就在大地寒意未尽,冰雪尚未全消,万木还锁在嫩梦中的时候,一夜春风吹来,冬眠的垂柳便一骨碌醒来,原本枯瘦的柳丝立即冒出密密麻麻鹅黄色的柳芽。转瞬间,嫩芽绽出翠叶,柳丝串成珠帘,千树万树枝叶纷披,汇成一片淡翠的轻云……于是,孩子们折来柳枝,拧成柳哨,一边吹着悠扬的春声,一边跑着、跳着、高喊着:“春天来了!春天来了!……”大人们则采下柳叶,做成佳肴,争相尝春、“吃春”,把那融融春意,沁入肌肤,留在渴盼的心中……    送走春天,迎来盛夏,垂柳越发风流倜傥。它的树干更加挺拔,树枝更加坚韧,柳丝也更加丰满绵长。它用浓绿的生命底色,生动了济南的整个夏秋。此时你看吧,垂柳欢快在田园,便舞起层层绿浪,引来莺歌燕舞,带出更多绿肥红瘦;垂柳绵延在湖畔,便牵出艳荷映日,莲叶田田,醺染得湖水更绿更蓝;垂柳摇曳在泉边,则映衬着雪浪喷涌,锦鳞片片,绘制出幅幅泉柳相依、绿浪相抱的风景大画,谁人看了能不惊叹!    在群芳摇落、万木萧瑟的冬天,垂柳虽然脱下绿装,但是风采依旧。它那坚挺的树干,抵御着凛冽寒风,承载着雨雪冰霜,更显得英勇坚强;它那疏朗的秀枝,任意向空中挥洒几笔,便把蓝天白云,亭台楼阁,摄入云雾润蒸、平明如镜的泉中,营造出虚无飘渺的蓬莱仙境……一年四季,寒来暑往,哪里有垂柳,哪里就有风景,哪里就美不胜收!    垂柳的美丽多姿,让人艳羡,更令文人墨客着迷。他们满怀清兴,写出不少咏柳的诗文。曾任济南市长的宋代文学家曾巩有“杨柳巧含烟景合,芙蓉争带露花开”的佳句,写的是大明湖中环波亭边的柳色,美得恰如其分;明代诗人晏璧也在诗中写道:“杏花开遍柳垂丝,柳下清泉漾碧漪。莫折柔条留系马,绿阴深处听黄鹂。”他写的是”柳泉”边的柳色,美得呼之欲出;而清代诗人刘伍宽笔下的“明湖柳色”就更为新鲜别致,亮丽动人:“鹊桥两岸近清明,点逗春光翠叶生。古寺楼台时隐见,画船箫鼓半阴晴。平铺鸭绿和烟重,淡染鹅黄著雨轻。莫向人间绾离别,一枝留取待新莺。”诗人们都用柳色象征美好,也把柳色当成向人炫耀的资本。有一次,一位外地朋友写信给济南诗人王苹,询问济南有什么好看的风景。王苹便写诗答道:“湖干烟乱柳毵毵,是处桃花雨半含。七十二泉春涨暖,可怜只说似江南。”他自豪地告诉朋友:大明湖边到处柳丝披拂,如烟似雾;桃花带雨,浓艳欲滴。诸泉欢快地喷涌着,泉水穿街过巷,纵横交错……这样美好的景色,比杏花春雨的江南还要美呢!王苹给朋友画的这幅济南风景大画,为首的就是明湖柳色!    然而对更多济南人来说,对于垂柳的深情,多贯穿于日常生活中,融于民俗风情里。垂柳给他们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过去每到清明时节,济南人都有“赏柳”、“戴柳”、“插柳”的习俗。“赏柳”常到郊外。此时,广袤的田野上垂柳如烟,含绿吐翠,芳草青青,百花盛开,景色格外迷人。那些文人雅士、靓男俊女们,三五成群,徜徉于柳林花丛中,忘情地赏柳观花,自成一道风景。恰如清代济南诗人朱缃在《清明日东城踏青》一诗中所写:“轻黄柳线落雏燕,浅碧草痕浅乳鸡。石影玲珑山寺小,烟光蒙密市楼低。踏青更向前村去,十树梨花开未齐。”而“戴柳”的多为妇女儿童。 清明这天一早,他们就把柳枝编成圆圈戴在头上,或将嫩柳枝直接插在头上。这既是美的点缀,又能保平安吉祥。民间传说戴柳能祈福辟邪,故有“清明不戴柳,红颜成白首”、“戴个花活百八,插根柳活百九”等谚语传唱。“插柳”则遍及千家万户。过去清明这天,济南的家家户户都把柳枝插于门上,据说此俗源自纪念“教民稼穑”的神农氏,而更普遍的说法则是柳有解毒避邪的功能。    济南人热爱垂柳的另一种方式,就是与柳为伴,傍柳而居。“山色四围明月里,人家半住柳阴中”;“家家泉水,户户垂杨”,就是济南民居的真实写照。至于那些达官贵人,文人雅士,居室也多有垂柳掩映。老家济南的宋代著名女词人李清照曾在词中写道:“垂杨庭院,暖风帘幕,有个人憔悴”,清代诗人田雯则进一步解释说:“跳波溅客衣,演漾回塘路。清照昔年人,门外垂杨树”。这都足以证明,李清照的故居在“垂柳深处”。曾巩在济南任知州时,居住在府邸内(现珍珠泉大院)。他也在诗中说:“枕前听尽小梅花,起见中庭月未斜。微破宿云犹度雁,欲深烟柳已藏鸦”。他明白地告诉人们,他住的地方绿柳成荫,树上鸦鹊成群。他为此而感到自豪,也让无数人歆羡不已!    说到对垂柳的热爱,我们自然会想到大画家丰子恺先生。他在《杨柳》中说:“杨柳的主要美点,是其下垂……它长得很快,而且很高;但是越长得高,越垂得低。千万条陌头细柳,条条不忘记根本……”然而别的花木“大都是向上发展的……向上原是好的,但我往往看见枝叶花果蒸蒸日上,似乎忘记了下面的根,觉得其样子可恶……”丰先生如此褒柳而贬低其他花木,未免有失公允。因为向上长的花木,同样不曾忘记根本,“树大根深”、“叶落归根”嘛!我倒觉得,杨柳的低垂,体现的是一种低姿态的处世哲学和谦虚谨慎的美德。树也好,人也罢,有了这种姿态,就能在狂风暴雨中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具备了这种美德,就能在成绩面前不骄傲,有功于人不居功,永远保持积极向上的进取精神。这,或许是济南人热爱垂柳的又一原因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