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下文史
月光里的曲水亭街

发布日期:06-13 访问次数: 字号:[ ]视力保护色:


  月光里的曲水亭街
  月光,清朗朗的,静静地泻在石板路上。        夜微凉,丰盈的月亮已升到青色的屋脊上。一袭夜风拂过,顿觉一缕桂花浓郁的馨香扑鼻而来。和秦先生漫步在狭窄的西更道街上,散淡地聊着,不知不觉,就曲径通幽到了曲水亭街南端。        眼前豁然开朗起来。        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河,泛着清冽的萤白之光,一路向北趟行而去,经过两座横卧于小河之上的小石桥,便流到了北端的百花洲,再继续前行,就一头扎进了万顷碧波的大明湖。这条明净极了的小河,占据了半个街道。夹岸有两行依依婆娑的垂柳,街两边多是青砖灰瓦,斗拱门楼的四合小院或独门独户的临水人家。移步向前,便见河底丛生着数尺长的长叶水草,嫩绿而茂密,因受水流经年的压力而堰卧着,齐刷刷向北披靡着。若在白日,还会看见有小鱼小虾在水草间游来弋去,那旁若无人的悠闲,看上去很是惬意。        我们驻步在刘氏泉边的古槐树下。        曲水亭街,是一条完整保留着老济南“家家泉水,户户垂杨”韵味的古街,它是繁华都市里的一处清幽之地。我告诉秦先生,这条裹夹着月光前行的小河,是从珍珠泉群和王府池子汇流过来的泉水。河水,一年四季,都是活泼泼的,给临河的居民带来了生活上的方便和闲暇假日里的安逸,这里,常见有光着屁股的孩童在河里玩水,有大姑娘小媳妇或蹲或坐在河边的石阶上淘米、捣衣,洗菜,刷拖把,也有老人用塑料桶打上水来,用来浇灌门前的茉莉,月季,蔷薇等花草或带回家去泡茶之用。尤其是到了夏天,这清凉的河水,不用你弯腰伸手去汲水,就会顿觉全身清爽。倘若,你坐在河边,将脚丫子伸下去,一边撩水,一边被柳丝拂着脸颊,顿时会使你浮躁的心情立马变得无比惬意起来。而到了冬天,一脉活流的河水,便会升起熏蒸的热气,烟雾缭绕一般,远远看去,好似一幅写意的水墨画。        这真是一块千金难得的风水宝地,清水潺潺、垂杨依依,短桥横水,不由的让人想起那句“人家尽枕河”的诗句。秦先生自言自语道。说毕,将目光停留在刘氏泉边西面一间民宅的墙上,那上面高高地钉着蓝底白字的街名牌,上书“曲水亭街”。        秦先生言道:济南的灵秀与古逸,散漫与朴野,在这条一重水色的街上,体现的真是恰到妙处。我走过很多旅游城市,没见到过一条像曲水亭街这样集泉、河、洲、池皆备的街道。由此我想到,济南的泉水,是独一无二的,这不仅仅是因为在一座城市聚集着上百眼的泉,更独具天下的,是这里的泉水不像江南富家园林里的泉水,也不像皇家园林里的御用泉水,济南的泉水是平民之水,穿城绕廓,遍及大街小巷,不分豪宅与民居,随地涌出,与市井百姓休戚与共,滋润出了一城的意境与神韵。                                                                  2        月光凫在水面上。        曲水亭街静静的,几丝柔柔的风吹拂着,岸边人家的灯光,倒映在水中,把一河荡漾着涟漪的碧水,摇曳得清冽怡然。一地薄明的夜霭,散了开来。月光下的柳梢、石桥、亭榭、石板路都像镀上了一层水银似的,多了一些朦胧,多了一些神秘,这份朦胧的神秘给人一种遥远。        秦先生的目光抚摩着街西百年老院的大门,轻语道:你们济南人真是不会享受,在这美好的夜晚,静心坐在泉水边,细听一下泉水的声音,是多恣的事情啊。他脸上的笑容,只一现,就闪过去了,像那不经意掠过的月光,悠然一闪,就被河边的柳条遮蔽住了。少顷,他又说道:我有个在济南做生意的朋友,常常喜欢一个人坐在黑虎泉边,神情贯注地听着泉水流淌的声音,他说,泉水潺潺流淌的声音,在深夜人静的时候,听上去格外清澈,纯净,空灵,听得时间久了,就会觉得整个心都沁在了泉水里,一些尘世的浮华会被洗得干干净净。        是的,生于斯长于斯的济南人,有谁能独处夜晚倾听泉水的声音呢?我有些自惭。我们往往习惯于用眼睛寻找自然的秀美风景,却常常忽略了用耳朵领略自然的空灵之魅。        泉水洗心。这是一种禅境吗?        几株白菊花,在临河的人家门前开放着,宛如吸饱了月光,向月亮吐露着芬芳。        我指指河东岸一座瓦舍小院,对秦先生说:那个小院就是被大画家黄宾虹题名为“聊斋书巢”的路大荒故居,秦先生疑问道:我怎么记得路大荒的旧居是在秋柳园街25号的那个两层的小楼呢?我说:路大荒在济南是有两处旧居,一处是在秋柳园街25号小楼,大明湖南岸扩建时,已拆除了,一处就是这曲水亭街的8号四合院,如果这时轻轻推门进去,毫无声息地站在天井里,就会看见一株盘龙虬曲的老石榴树,走上前细看,会发现树上挂满了咧着嘴的大石榴。秦先生隔河看着已闭门的路大荒故居,思绪仿佛接触到了珍珠般的颗粒。我说:如果没有路大荒先生,我们今天是看不到《聊斋志异》这本诡异奇幻的小说集的。1937年12月日寇攻陷淄川城,路大荒得知日本人要从他的手里抢走他千辛万苦收集来的蒲松龄手稿,就赶紧离家躲藏到了深山里,然后,又背负蒲松龄的手稿逃到了济南,这才使手稿躲过一劫。建国后,先生他主持修订了蒲松龄文集,并修建了蒲松龄故居。哦,蒲松龄故居匾额上的“聊斋”二个字就是他亲笔题的。         秦先生沉思良久。        他是否看见了手里摇着大蒲扇,在家门前纳凉的路大荒先生寂寞的身影?         忽然,有临河的人家,泼出一盆水,“哗”地一声响,惊破了河面上的沉寂。我告诉秦先生,不用担心这泼向河面的污水会污染了水质,河里的泉水经年不息,不一会的功夫,就会把污水浊物荡涤的无踪无影,继而,还一个清越的世界。        平静下来的河面上,月光又滑行起来。        那海棠依旧的庭院宅门前闪动的是什么呢?        肯定不是夹竹桃的疏影。                                                       3        剥离了尘埃的夜,真清净。        陪着秦先生漫步到了一座青瓦红柱的六角亭边,亭子上面挂着一块牌匾,上写“曲水亭”三个大字。月光临照着亭柱上的现代文史学者徐北文先生撰写的一幅楹联:“荷香送爽棋声韵,曲水流觞雅士情。”        此曲水亭,非当年蒲松龄喝茶聊天的曲水古亭。据史料记载,原曲水亭位于街中部偏南的小兴隆街西口再向南一点的河东岸,起初为三间草房,后改为跨河而建的一座敞厅。房子为木结构,茅草顶,房子的一部分还搭建在了跨河水桥上,因亭内常有人品茗对弈,便逐渐成了一家棋茶馆。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曾为此亭题写过一幅对联。“三橼茅屋,两道小桥;几株垂杨,一湾流水。”清代的诗人王初桐在《济南竹枝词》中描写过这一带的石桥卧波、柳枝轻拂、水上亭榭和浣女倩影等清丽雅致的景象:“曲水亭南录事搅拌,朱门紧靠短桥斜,有人桥上湔裙坐,手际漂过片片花。”        秦先生微微点头,少顷,说道:这曲水亭茶馆曾是老济南围棋界的风水宝地,很多围棋高手都出自于此处,是济南围棋的大本营。当年全国各地的围棋高手来济南,必先到此,以棋会友,据说,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你们山东省的围棋冠军张成铨就曾在此习过棋艺。        我恍然大悟,这才想起秦先生是精通围棋的,怪不得他对曲水亭茶馆这段历史比我还清楚。        秦先生接着说道:我还知道,这茶馆的老板叫赵嘉麟,有个“二麻子”的绰号。他原先是大明湖的船家,并不会棋艺,是留日的围棋高手王次伯在这里教他下围棋的,谁也没寻思到,一个经营茶水的“二麻子”,后来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围棋名手。        坐在曲水亭的石凳上,望着老屋小瓦花脊两端高高翘起的蝎子尾,看着河岸上依依袅袅的秋柳,心中渐渐淡去了白日的喧闹和噪杂,只有一片恬淡与宁静、悠然与自得……恍惚中,仿佛望见了乾隆和刘墉坐在河边一露天酒摊上君臣对饮的情景,听到了白妞和黑妞那如花坞春晓,好鸟乱鸣的说书声,看到了李攀龙坐在四面环水的白雪楼书斋的窗前,欣赏百花洲水面上荷花的画面。隐隐地,我似乎还闻到了李攀龙爱妾蔡姬蒸出的葱香浓郁的包子味道。        朗朗的月夜,河面上的波纹发出微妙的声息,感觉时光在轻轻擦过我的额前,随之,眼前慢慢幻出了文人墨客“曲水流觞”雅集寄兴的场景。        南北朝时,每年的三月三,各路文人雅士云集于此,举行风高雅趣的诗酒盛会,当地的居民也会在这春暖花开季节,临水洗濯除垢,以祓除不祥。酒会开始时,人们用觞杯满盛酒浆。放在托盘上,然后将托盘放在河面上,任其顺水流下,托盘漂流至拐弯处,便会缓慢停下,停在河边哪个人的身边,那人就要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即兴赋诗,若此人诗赋不佳,便会被人罚酒。正是:曲水流觞出雅韵,垂柳含烟荷香醉。        此时的月光,还是南北朝时的月光么?        曲水依在,魏晋时的风雅却不复尚存。而今,还有几人“清风出袖,明月入怀”?又有几人风骨俊秀,率性而为?                                                             4        浅移轻挪的月光,经过百花桥,然后,沿着后宰门教堂西墙下的暗渠,融入了百花洲。        清辉里,百花洲里的秋水冷静而幽深,没有荷花,没有蛙鸣,没有蝉唱,只有几点浮萍,东南角处的一丛芦苇,悬浮在半空中的雪白芦花,与月光交相辉映着。东岸是新建的具有济南民居风格的建筑群,那一座座门楼、一扇扇影壁墙、一片片清水脊、一棵棵老垂柳、一簇簇茉莉花都会让人恍若到了江南水乡。        在这静谧之地,南岸的基督教堂,突兀着阴暗之影。这座始建于1937年的欧式风格的建筑,见证过多少虔诚?多少罪孽?安放过多少灵魂?它真的是“圣灵恩赐的印记”么?        嘘嘘的蟋蟀声,颤动在恬静的月光里,弥散在白绸缎似的水面上,让每一个能静下心来的人的内心一片澄澈。        记得早些年时,放学后,我经常路过此地,前往北园的藕池捞鱼虫子,那时的百花洲长满了荷花、芦苇和蒲草,一年四季都有垂钓者,悠闲地坐在柳荫下的马扎子上,屏神静气地等着鱼儿上钩,也有和我一样大小的孩子,用塑料窗纱自制的网子,在河边捞些小鱼小虾或蝌蚪,装入玻璃罐头瓶里,然后,兴高采烈地提回到家里,向街坊邻居的孩子们显摆。         忽有微风拂过,送来一阵熟悉的清淡香气。         是久违了的蒲草的味道。        恍然间,我仿佛回到了1923年7月的那个月朗的夜晚。        那晚的月亮,格外的清明。徐志摩和王统照从鹊华桥码头,坐着小船驶入芦苇荷盖的丛中。寂静的湖面上,泼洒着清凉的月光。间或,有一两声悠扬的笛声从湖畔的楼上隐约传过来,然后,轻妙地滑过湖面上的水波。偶尔,有阵阵荷花的幽香和蒲草清爽的气息,拂面而来,虚幻间,恍若隔世般美妙。        徐志摩卧在船头,仰看着悬在中天的那一轮圆月,兀自陶醉着,遐思着……        徐志摩是否想起了李清照的那首《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月光下,长长的柳丝在夜风中左右摇摆,像极了女孩子额前不安分的流海,夜幕里,这流海不时将湖内的波影剪成支离破碎的好几段,断续的波光到岸边就变成了小小的波浪,轻轻地拍在湖岸,发出一声声的叹息,        真想掬起一抹水面上的月光,我想,那感伤的情怀就会慢慢地被释怀和遗忘。突然,秦先生一句很诗意的话,将我猛地拉回到了敞亮的月光地里。        月明如霜。一片柳叶上的水珠滑落了,随即,又归于静寂。        夜深了,清寥的秋夜,给我们许些的静寞,许些的幽然,许些的迷恋。我知道,在今夜如水的月光中,还有许多飘逸的思绪在飘摇着,寻觅着,神往着一帘流水、小桥、亭榭、河柳的意境,        此时,再回首曲水亭街,就觉得有月光的氤氲注入了内心。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