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下文史
湮没的郭城与大明湖的诞生

发布日期:06-30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历下政协字号:[ ]视力保护色:


湮没的郭城与大明湖的诞生

耿仝

“一城山色半城湖”并非虚夸,大明湖成就了济南城一半的美。对于大明湖的存在,无论济南人还是外地人,都认为它自古以来就一直卧在那里,是自然而然的事。然而,举世闻名的大明湖既非天然湖泊,也不是人工开挖,而是受人类筑城活动影响所产生的。

史料中对大明湖记载的时间上限是北魏,郦道元所著的《水经注》里第一次提到了今天的大明湖水域。那时候的大明湖被称为“历水陂”,面积非常小。在魏晋南北朝时期,济南有东西两座小城池,一座是相当于后来明清府城西南角的历下古城,一座是位于明清府城东南角的东城,最外又有一道郭城,这个外郭范围则大致与后来的明清府城墙相当。今天大明湖的前身历水陂,就位于历下古城的正北、东城的西北,大致相当于今天大明湖水域的西部。

《水经注》里有这样的记载:“湖水(今五龙潭一带水域)引渎东入西郭,东至历城西而侧城,北注陂。水上承东城历祠下泉,泉源竞发。其水北流,迳历城东,又北,引水为流杯池,州僚宾燕,公私多萃其上。分为二水:右水北出,左水西迳历城北。西北为陂,谓之历水,与泺水会。又北,历水枝津首受历水于历城东,东北迳东城西而北出郭。”历水陂的水源有两处:一支是引泺水入西郭,顺着历下古城北注历水陂,泺水在这里形成了两条平行北去的水道;另一支,出自东城的历水,于历下古城东门外北流,干流过流杯池往东北方流去,又分出一支西去,至历水陂与泺水汇合。东西两条水路,在自然的水系间又形成一个河套,是非常不自然的。更奇怪的是,泺水支津与历水支津都是流向历水陂的,是一个死水路,所以这绝不是天然形成的,它的形成是人力所为。

显而易见,《水经注》里所记载的这个奇怪水路,就是郭城建筑之前,由人工开挖的护城水路,起着类似郭城的功能。古代的外郭,一般常见两种形式:一种是“回”字形,即外郭包围着内城墙,城池在郭的中心或一角;另一种是“日”字形,城池在一侧,郭城在另一侧。笔者根据《水经注》推测出的这个河套水路,就是最早的“日”字形外郭壕沟,其比例符合《孟子》所言的城郭三七之制。对于这条护城壕沟的存在,史书上没有任何记载,更谈不上挖掘时间的记载了。历史上看,历下城在很多时代都是地理要冲,是去往齐地中心临菑的必经之地,战国末、秦末历下邑都曾长期屯兵,修建外郭城供屯兵置民是极有可能的。这段人工水路北段的积水就是历水陂的雏形,大明湖的历史就是从这条湮没的护城壕沟开始的。

魏晋时代,济南曾构筑外郭城。具体建筑年代,最早约在晋永嘉年间(307~312)郡治由东平陵移历城之际,最晚约在南朝宋元嘉九年(432)侨治冀州前后。这道郭城建筑之后,最早的人工壕沟成为城内水道,积水流逐渐北泛,聚积在北郭墙下,日久宣泄不通,扩大形成了历水陂。到了唐代,大明湖的水域有所扩大,但仍局限于古城北偏西。杜甫《同李太守登历下古城员外新亭》诗中有“隐见清湖阴”句,原注是“亭对鹊山湖”,却不说正对历水陂。李邕《登历下古城员外新亭》诗中有“负郭喜粳稻”句,新亭处可见郭内稻田,而不是现在的大明湖。唐人的其他诗文也未提及历水陂,可见大明湖水域在唐代仍然不大、不深、不引人注意。

大明湖水域的扩大是在唐宋之际,具体原因还是与郭城有关。唐末宋初易郭为城,将原有的内城墙拆除,在原有外郭范围上重筑新城。唐宋之际舜井的水量还是很大的,历水自流杯池右出之水北流,在北水门处出郭。外郭改成了城墙,一加固水反而宣泄不出去了,历水在出郭处堵塞滞留。一旦淤塞,水自然积聚在郭城北墙下,淤漫成湖。宋代初年,大明湖的水域面积达到了最大,大明湖的水患也在这一时期最为严重。宋熙宁五年(1072年)曾巩的《齐州北水门记》里写道:“济南多甘泉……其汇而为渠,环城之西北,故北城之下疏为门以泄之。若岁水溢,城之外流潦暴集,则常取荆苇为蔽,纳土于门,以防外水之入,既弗坚完,又劳且费。”从曾巩的这段文字,我们可以看出当时济南城区的水患,主要是城外洪水自北门涌入城内。每当城外水位抬高,都要挡住北水门,以防城外洪水涌入。这个问题这是易郭为城之后才出现的,之前没有这样的问题,否则历水陂在宋之前就会淤漫成湖了。曾巩整治济南水患,主要就是疏通北水门,为的就是疏导城内之水。宋代,尤其是曾巩整治堤岸之后,今天大明湖水域的范围才基本确定下来。

这样就解释了很多人的一个疑问:济南为什么把湖圈城墙里面?一是费工,二是湖在城外不是更利于城防吗?如上所述,南北朝筑土郭时不可能把水湾圈在城内,是郭城内人工水路积水产生了历水陂。宋代土郭改为城墙,北有鹊山湖,南有西望湖,城墙夹在两湖之间,这显然不是城防的需要,而是迫不得已。就因为土郭改城墙设计上的不合理,导致了湖面的扩大,才有了后来曾巩疏通北水门,为了直通北城墙还筑了堤坝。这些显然是有来由的,是历史延续下来的。今天的大明湖,是中古时期伴着城市的发展而出现、扩大的,是济南人与泉伴生、与水伴生的奇妙因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