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下文史
珍珠泉畔,有株千年的宋海棠

发布日期:07-03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历下政协字号:[ ]视力保护色:


珍珠泉畔,有株千年的宋海棠

陈  忠

每年的四月,春风一来,珍珠泉大院海棠园里的千年海棠,就璀璨出一簇簇的粉红,水嫩的花瓣,在阳光下发着珍珠般柔美的光泽。

这株宋朝的海棠,已在珍珠泉畔,呼吸了上千年。

它高约有五、六米,丛生的枝条簇拥着向四周发散,树叶茂盛浓密,树冠东西约有8米宽,整个树形如同一个大蘑菇,非常壮观。海棠树的东侧,立有一石刻:“宋海棠”。据说,是书法大家王墨仙的题字。

这株被称为“北方海棠之冠”的海棠树,相传为宋代大文学家曾巩亲手所栽。

据史书记载,曾巩于北宋熙宁五年至六年(1072一1073)任齐州知州(齐州即今之济南),曾巩在济南任职时,曾在海棠园处建有别墅“名士轩”,并植有许多花草树木。

春节期间,秦先生说春暖花开时,他去北京开会路过济南,希望我能陪他去珍珠泉大院的海棠园看看那棵宋朝的千年海棠。我欣然答应下来,但没想到,他的夙愿没能实现。

我是2009年的春天去海棠园见过那棵海棠树的,那天,也是细雨蒙蒙,沾上晶莹欲滴水珠的海棠,色泽分外鲜红艳丽。含苞待放的尖端呈红色,绽放开来的外面粉红色,内呈白玉色。站在树下,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前人写海棠的诗句“其花甚丰,其叶甚茂,其枝甚柔,望之绰绰如处女”。

秦先生来的那天,已是满城的垂柳枝繁叶茂,浓荫匝地。在王府池子北面的张家大院吃过午饭,还没喝上一壶茉莉花茶,他就急着要去珍珠泉。没想到,刚走到西更道街,刚才还晴好的天空,忽然,飘起了牛毛细雨。我说再回去继续喝茶吧,等雨停了,我们再去吧。秦先生说,徜徉在青石板路上,在细雨中看万条丝绦,是何等的惬意,何等的诗意啊。

走进珍珠泉大院,立刻感到清幽,有假山及步道,古树名木、亭台碑刻,很有江南园林的意境。路两边的梧桐树,高大挺拔,叶茂蔽天。

海棠园位于珍珠泉大院西北侧,是一座古典形式的二进院落。北靠濯缨湖,南北各为厅房,棕红柱,青砖瓦,白粉墙,前出厦,脊饰吻兽。民国时期,此处称“珍珠精舍”,为省政府西花厅,是贵宾宴聚之处。后遭战火焚毁,1954年重建,因院内宋海棠而名“海棠园”。海棠树主干曾经枯残,后从树墩处萌生幼芽,老树新干,枝繁叶茂。

还未走到海棠园,远远地就闻到了一股幽香隐隐扑来,深吸一口,然后屏息闭目,就会觉得五脏六腑被清洗一番。

正欲前行,一个保安伸手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他一脸的严肃状:请留步,前面禁止通过。我感到纳闷:为什么?不是对外开放的吗?保安继续严肃道:前面是省人大的办公区域,现在已禁止游览。我说,我们就去前面的海棠园,看一眼海棠就回来。不行!保安的态度很坚决。

秦先生见没有商量的余地,就对我说,既然是政府的办公所在地,那就不过去了。站在这里,能闻到从宋朝飘过来的海棠花香,也就很难得的了。

我注意到,秦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没有移开落在海棠园围墙上的目光,那边的围墙上,探出了几枝缀满海棠花的树杈。

此时,细雨霏霏,花瓣上的雨痕,滋润着。

忽然间,想起了李清照的那首《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海棠依旧,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我告诉秦先生,金末元初,珍珠泉大院是“山东行尚书省兼兵马都元帅、知济南府事”张荣的府邸。明初,成为山东都指挥司,后修建成德王府。清初,时任山东巡抚的周有德在珍珠泉原德王府旧址上修建成巡抚衙门。辛亥革命后,珍珠泉大院先后成为山东都督府和督军署、督办署,最后为国民党山东省政府。1951年,珍珠泉大院在战争废墟上重新进行了整修,逐渐恢复了城市园林的风貌。1953年新建了珍珠泉礼堂(现人民会堂),珍珠泉大院开始成为山东省和济南市重要的政治活动中心。1979年,珍珠泉大院成为山东省人大常委会机关所在地。2002年“五一”向市民和游客开放,深藏多年的千年宋海棠,这才展露出它的迷人风采,普通市民才有机会看到古树。每年的四五月份,这里繁花锦簇,蜂飞蝶舞。因为与曾巩的深厚渊缘,所以,很多济南人和外地游客常来光顾此地合影留念。

为什么开放了的,又封闭起来了?曾巩在济南做父母官时,倡修水利,剪除豪强,深得民心。既然是他亲手栽下的这一点,就应该对外开放,让济南的市民前来遥想怀念,让外地的游客回味畅游,这是何等美妙的事情啊。这事,要是放在南方,早就成为名胜古迹了……

秦先生感到很不解。我也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忽然想起溪亭泉,就转移过话题,说,前面有眼溪亭泉,我们看看去吧?

李清照《如梦令》里的溪亭?秦先生有了兴趣。

位于珍珠泉旁的溪亭泉,已经没有了女词人当年争渡的溪流湖泊,仅留一方泉池。据记载,古时的溪亭泉紧依濯缨湖,北接大明湖,水面广阔可通舟楫,即使到了明代,这一带水势依然旺盛。明朝诗人王象春在所著《齐鲁——济南百吟》中描写了当时这一带泉水旺盛的景象“一曲溪流一板桥,浣衣石面汲水瓢。家家尾后停针女,树底横舟手自摇。”

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站在溪亭泉边,秦先生低吟着。他沉迷的神态,仿佛眼里出现了当年郊野水边,溪水潺潺,亭台楼榭,有位妙龄少女,荡舟于红荷丛中的黄昏画面。

他转过身去,看着被雪花石栏围起来的珍珠泉,感叹道:远离喧嚣的尘世间,守在清幽迷蒙的河泉边,独享一池泉水闲情雅致,遥想当年醉里行舟,也是一件很安逸的事情哦。此时,杨柳轻垂,泉水清澈如碧,细细的雨滴把静止的水面击起点点碎花,犹如从天空中飘撒的万粒珍珠,迷离动人。

你知道吗?海棠有四品,西府海棠、垂丝海棠、木瓜海棠和贴梗海棠。一般的海棠花朵都很小,而且,没有香味,唯独西府海棠花形很大,娇艳迷人,香味扑鼻。秦先生看来还是没有忘记海棠园里的那株海棠,他说,我去过北京故宫的御花园、颐和园和天坛等皇家园林,那里都植有西府海棠,每到阳春四月,朵朵海棠迎风峭立,花姿明媚动人,楚楚有致,使名园胜景增色不少……虽然没亲眼看到济南的这株千年海棠,但我相信,它满树的花朵,肯定色泽分外鲜红艳丽,如晓天明霞,就像前人写海棠的诗句那样:“其花甚丰,其叶甚茂,其枝甚柔,望之绰绰如处女”……

留点念想吧,美好的东西,往往在念想里,更值得回味。

秦先生仿佛知道我内心的内疚,宽慰道。

毛毛细雨,还在缱绻地飘散着,飘撒得很曼妙,飘撒出一片氤氲的烟雾迷蒙,就像往事,一株古老的海棠树,就坐落在远处……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